<menu id="s0s08"><tt id="s0s08"></tt></menu>
  • 愿與文明零距離(報告文學)

    • 時間:2020-11-14 20:07
    • 字體:[ ]
    • 視力保護色:

    【中國故事】 

    愿與文明零距離(報告文學)

    ——發生在湖南省安仁縣豪山村農民圖書館的故事

      作者:唐湘岳(光明日報原高級記者、湘潭大學特聘教授);陳秀(湖南省瀏陽市瀏陽河中學教師)

      65公里,這是豪山村與安仁縣城的距離。

      湖南省安仁縣是羅霄山片區貧困縣,金紫仙鎮豪山村又是全省的重點貧困村。

      很多年前,在村民看來,豪山村與文明富裕的距離可不止百里千里,遠著呢!

      1985年,幾個退休老師、老干部、抗戰老兵和不服窮的農民,干了一件異想天開的事情——建一個萬冊圖書館,以此與貧困和愚昧抗衡,向著文明村前進。

      35載,花謝花開,大起大落,生離死別。一場場關于圖書,關于靈魂,關于文化與科技的大戲在圖書館接連上演。

    f44d305ea08b2117faba2e.jpg

    唐志卓攝

      啟 程 

      100米,這是抗戰老兵段純的家與豪山圖書館的距離。

      雖已99歲高齡,可段純每天必定拄著拐杖走過這100米,在圖書館的院子里四處巡視一番,最后帶著一張報紙或者一本書回到家中。

      圖書館墻上,記載著8位圖書館創始人的名字,段純位列其中。

      年輕時,段純和比他長幾歲的段祖惕先后走出豪山村當兵抗日。他倆一起參加北平和平起義,新中國成立后,幾經坎坷,又回到村里當了人民教師。

      1984年,段純已退休賦閑,身為安仁縣政協委員的段祖惕還在村小任教。

      段祖惕找村支書段年生、段純等人商量:“我們辦個圖書館怎么樣?”

      一拍即合!

      選地方。他們看中了廢棄的文閣書院。

      文閣書院由村賢段節文、段明高兄弟各捐田二十余畝,建于1780年。新中國成立后,文閣書院曾辦過豪山小學、公社醫院、供銷社、代銷店等企事業單位。曾經書聲瑯瑯的地方,在“文革”中遭廢棄后,成了豬圈、牛欄、榨油坊。門窗損壞,四處漏雨。但房屋地處村中心,百姓往來便利,是圖書館的最佳選擇。

      8位圖書館創始人是:段祖惕、段純、段而華、段祖蒸、段玉軒、段而昌、段德燁、段迪德。

      1985年2月,時年68歲的段祖惕、64歲的段純和61歲的段而昌等老人沒等春節過完,就每天自己帶著飯來到現場清理。

      35歲的段迪德,天剛亮就去5公里外的村林場把木材運到圖書館工地,用于制作書柜和桌椅,干到中午回家吃飯,下午再忙自家的農活。

      8位創始人還去老鄉村辦公室及合作醫療室,搬運舊桌椅、柜子及一切可維修再用的東西。

      鄉政府資助水泥1250公斤,村委會撥款1900元。

      書院終于轉身為豪山圖書館。

      書從哪里來?

      段祖惕房間里的燈光亮到半夜。他忙完本職教學工作后,還自費發出兩百多封信發動大家捐書。信中特意叮囑多捐科技、種植、養殖等切合農村生產實際的書。

      在外游子積極響應段祖惕的號召。段平伯、段云章分別捐助10000元和6000元現金,構成了修建圖書館的主要經費來源。

      上級領導雪中送炭。時任湖南省郴州市文化局群眾文化科科長黃浦生,是個人捐書第一人;時任湖南省郴州市安仁縣政協主席曾紀燁代表政協贈送圖書5000余冊;安仁縣委會號召全縣在職公務員每人捐書一冊;北京的張子敏寄來一批科技、文學圖書……

      1985年6月9日,豪山圖書館成立大會隆重舉行,村民歡天喜地。村支書段年生兼任館長,段祖惕、段而華2人擔任副館長,管理委員會有委員8人。

      會上,鄉政府承諾每年撥款1000元,用于購買書籍、報刊。村委會每年撥款600元作為辦公費用。

      斗轉星移。經費,始終是圖書館的軟肋。

      翻看多年的圖書編碼本、借書登記本、會議記錄本,幾乎全是小學生語文練習本、數學作業本、外語練習本。這些都是老人的兒子、孫子沒有用完的本子。

      節約成本!

      接下來由于經濟拮據,圖書館只征訂了300元的雜志,未購新書,對讀者的吸引力下降。

      管理委員會無時不在苦思,用什么方法吸引讀者來看書呢?

      結論是,唯有通過熱情的服務留住讀者。

      借書免費,在閱覽室讀書免費,只登記讀者姓名;免費供應開水,夏天有電風扇,冷天設火盆。

      在缺錢的困境中尋找希望的曙光。段祖蒸提議自裱楹聯出售,供村民紅白喜事專用。段祖惕、段純擬楹聯,由段祖蒸、段德燁來書寫。寫完后用漿糊裱好出售,每對楹聯1.5元至5元不等,一年賣出約上百幅。

      豪山圖書館成立25年后,成了危房。2010年,時任安仁縣縣長王建球來圖書館調研,撥給圖書館8萬元修繕經費。2017年,郴州市審計局對口扶貧,撥款7萬余元修繕圖書館。2018年,郴州市委副書記、市長劉志仁來到圖書館,贈予702冊《湖湘文庫》全套叢書。

      1年365天,圖書館天天免費開放。對象不限于本村村民,炎陵縣、永興縣等周邊縣的讀者也過來借書。

      1986年2月18日,豪山圖書館舉行了第一次青少年文藝競賽。有乒乓球、歌詠、象棋、謎語、繪畫、書法比賽,全村青少年踴躍參賽。

      1990年,豪山圖書館又舉行了演講、歌詠、書法、象棋比賽等文藝活動。全鄉78人參賽,段恩通獲書法一等獎,段路生獲青年組歌詠一等獎。段恩通、段路生當場就把20元獎金捐給了圖書館。小學生段斯慧獲得少兒組歌詠一等獎,現在她已成為長沙某高校的聲樂教師。

      從2012年開始,豪山圖書館舉行了6屆文化周系列慶祝活動,附近永興縣、炎陵縣的群眾也報名參加,競賽項目包括書法、歌詠、象棋、舞蹈、舞龍舞獅……

      目前,豪山圖書館藏書已達5萬多冊,累計借閱圖書12萬多人次,圖書館成為全鎮的標志性建筑。

      奉 獻

      500米,這是段祖惕的墳墓與圖書館的距離。

      8位創始人,有6位已經長眠。他們人生最后的時光都奉獻給了圖書館。

      建館之初,豪山圖書館沒有設置專職管理員,都是由管理委員會委員來輪流義務值班。

      1986年,段祖惕退休后,干脆搬來鋪蓋住在圖書館里。他戴著老花鏡修補破損的圖書,將所有的舊報紙分期收藏;收集當地紅色故事,撰寫《何舒福》等傳播紅色文化的文章。

      每天,段祖惕都會備好茶水,接待讀者;天氣炎熱時,還親自打水給遠道而來的讀者洗臉擦汗;在黑板上為讀者解難答疑,批改作文。

      無人專管,小偷鉆了空子,1988年,圖書館的電視機被盜走。

      心痛啊!1988年底,段祖惕和段德然領到了村委會發放的600元值班費,全部用來購買了一臺6寸金星牌黑白電視機并捐贈給圖書館。

      當時,段德然自己家里都還沒有電視。他和老伴都患有高血壓,每月要買藥吃,女兒女婿都是農民。

      段祖惕、段德然兩人在一個練習本上寫道:“電視機、圖書,是人民的財產,是人民的血汗;不用自己的血汗來補償,是對不起人民,于心不安。”

      副館長段德然,為圖書館義務服務了9年。1995年11月3日,為了防止漏雨,73歲的段德然一個人爬上圖書館的閣樓,仰著頭把屋頂里面的瓦擺放整齊,干了一整天。當天晚上9點多,他高血壓病發作,三天后,在衛生院去世。

      為結束無人專管的局面,段祖惕邀請農民段德純當第一任專職管理員。

      他來到段德純家里,問兒媳張素云:“你同意你爸爸去當管理員嗎?”

      “只要爸爸高興就行,我不反對。”

      “他去了圖書館,那家里什么事情都要你來做了。”

      “把我娶回來,也應該我來做了。爸爸安心待在圖書館就可以了。”

      段德純家不富裕,兒子娶張素云時,向農村信用社借了600元。結婚后,兒子去沿海地區打工了,兒媳婦既要帶孩子又要種田。

      段德純在圖書館上班了,圖書館每月給他發30元工資。每天只回家吃三餐飯,連大年初一都要在圖書館放鞭炮迎接讀者。

      他是農民,沒有退休工資。衣服、牙膏、毛巾等生活所需品全都靠張素云來買。

      1998年農歷五月初三,段德純在圖書館值班時,因感冒引發了肺心病,咳嗽吐痰,心跳過快,嘴巴輕微發紫。他先在圖書館帶病工作了3天,回家6天后就去世了。

      整理遺物時,張素云發現父親的遺產僅有70元現金,連張遺像都沒有。

      67歲的農民何延福接過了段德純的接力棒,1998年開始成為第二任專職管理員。2000年3月,他突發腦溢血,倒在了圖書館。

      醫生趕來開了藥,叮囑讓何延福在床上多躺一會兒。

      段祖惕聞訊趕來勸他:“生病了,就回家休息。”

      何延福回答:“我不要緊,上班要緊!”

      4月2日早晨,老伴約他去女兒家幫忙摘茶葉,但女兒一家已經上山采茶了。他對老伴說:“你去幫女兒吧,我留在圖書館幫讀者借書。”

      16時,他開始嘔吐。醫生趕緊給他輸液,并把他老伴和女兒找過來。

      躺在圖書館的床上,何延福嘔出了一大口血,陷入昏迷。

      天剛亮,親人用板車送他回家。他的家距離圖書館400米。他喉嚨一直呼嚕呼嚕響,還未到家,便在板車上咽了氣。

      段德耀是第三任專職管理員。他在圖書館奉獻到第15個年頭時,趕集回來突然暈倒在圖書館門口。

      兒子段恩通來圖書館看他,段德耀愣在那里,盯上兩分鐘才認得出來是自己的兒子。

      就在這段艱難的日子里,82歲的他仍然彎著腰,移動著緩慢的步子給讀者辦理借書手續。

      顫顫巍巍的手,寫下一個個讀者、一本本書的名字。

      不方便回家吃飯,老伴也搬進圖書館為他做飯,照顧他的生活。

      2015年3月,段德耀神志有些不清醒了。兒子勸他:“您坐在這里也沒用,病情只會越來越重。”

      段德耀這才依依不舍把工作移交給了下一任管理員,回家休養。偶爾清醒時,他要兒子領他出門。

      去哪兒?

      當然是圖書館呀!那個裝滿書的院子是他最大的牽掛。

      2016年2月4日23時33分,他離開了人間。

      第四任專職管理員段達德同樣愛崗敬業。2016年,看到殘疾人段路生自己坐著輪椅,曬得滿頭大汗來借書,段達德告訴他,以后你就別來了,要什么書我給你送上門。

      養羊專業戶段恩踐住在山上,沒時間下山借書,只要打電話來,段達德也專程把書送到山上。

      一邊看羊,一邊讀書,溫煦的陽光灑在羊群和段恩踐、段達德身上。

      圖書管理委員會委員段鵬生1999年撿到一個錢包,里面有現金5000元,各種票據涉及金額幾萬元,他主動把錢包送還失主。2006年,段鵬生勇救落井兒童湯冉,還多次救助敬老院的殘疾人。

      段鵬生告訴讀者:“讀好書,做好事,人家快樂,自己快樂!”

      段孝德,今年70歲,初中文化。2018年1月開始擔任專職管理員。之前他在廣州一家紙品廠做包裝工,工資每月3000多元。回村干圖書管理員,月工資僅600元。他吃住都在圖書館,全年只有插秧時休兩天、收割稻谷時休一天。有人說對比廣州的工作劃不來。

      段孝德回答:“劃不劃得來,不能只看金額大小。原來的管理員一分錢都沒有吶,管理員的付出是有價值的,讀者劃得來。”

      抗戰老兵段純說:“我這輩子最有意義的事是兩件,一是抗戰,二是創辦圖書館。”

      段而華退休后加入創辦圖書館的隊伍,天天帶著飯來做事。他兒子段光輝養的豬得了病,就到圖書館找資料,結果學會了給豬治病的方法,賺了錢。

      段而華87歲時走不動了,仍然關心圖書館,他的臨終遺言是:“不要忘記圖書館讓你們致富了,我走了,你們要繼續支持圖書館。”

      在何延福去世后的第三年,段祖惕也因病去世。

      段祖惕臨終前囑咐家人:“一定把我葬在圖書館附近,我要守著它。”

      每年清明親人去祭奠,站在段祖惕墳前,一眼就可看到圖書館。

      第一任圖書館館長段年生說:“圖書館里有什么?有書,有人,更有魂!8位創始人和45位圖書管理員用生命和汗水撐起了豪山圖書館,無私奉獻是他們共同的價值觀,是豪山村代代相傳的魂!”

      延 伸

      5公里,這是好人莫小華家離圖書館的距離。

      他是湘灣村人,只有小學文化,輟學后在家務農。莫小華說,他在豪山圖書館借的第一本書是《毛澤東選集》。因為,毛澤東是個偉人,他印象最深的有《為人民服務》《紀念白求恩》等文章。

      莫小華忘不了圖書館創始人段祖惕講的那個紅色故事。

      1989年一個夏日的上午,外面正下著雨,段祖惕開始給讀者講革命烈士何舒福的故事:

      60年前一個天昏地暗之夜,在關王廟鄉公所臨時囚室里,囚禁著一個壯士——何舒福。何舒福是豪山村人,從小失去父母,25歲加入農民協會,擔任八區農民協會執行委員長,率領窮人鬧翻身。馬日事變后,土豪劣紳死灰復燃,他遭告密被捕。

      寒風驟起,大地一片灰蒙蒙,何舒福昂首闊步地被劊子手牽往關王廟的牌樓下。

      劊子手:“還有什么話要說?”

      何舒福言辭鏗鏘:“十八年后又當好漢!”

      一陣悲哀的哭聲傳來,何舒福的妻子跪著雙腿移動到他面前,泣不可抑,雙手捧上四個煮熟的雞蛋。何舒福吃了兩個,對妻子說:“留下兩個雞蛋給女兒,算是做父親的最后一點心意吧!”

      何舒福回過頭來對劊子手說:“動手吧!”劊子手,手打顫,臉煞白……

      何舒福高呼:“中國共產黨萬歲!”刀光起,碧血灑牌樓,英雄年僅36歲。

      故事講完,莫小華帶頭鼓掌。

      2016年10月2日凌晨1時許,莫小華接到電話:“竹山組李春德家起火了。”他從床上躍起,朝李春德家奔去。莫小華從鄰居周冬生家的二樓屋面上,縱身跳到李春德家的一樓屋頂上,不顧個人安危,迅速穿過火海,打開大門。

      村民將大火撲滅。莫小華一臉烏黑,衣服燒得破爛不堪,坐在地上,口吐鮮血。

      這些年,他搶救過4名交通事故受傷人員,擒獲小偷40多人,幫助村民追回家狗140多條、家豬16頭、耕牛2頭,調解各類矛盾糾紛100余起,為困難群眾提供幫助120多人次。

      莫小華是個貧困戶,靠打零工為生。他穿的衣服、褲子、鞋子都是弟弟穿舊的,從沒買過新的。但他從不吝嗇手機費,一個老年手機,一個月只充一次電,方便接村民的求助電話。莫小華曾入選2017年“見義勇為”湖南好人榜。

      村民顏發生也是貧困戶,今年72歲。

      扶貧隊員上門送他500元慰問金,他轉身就把500元交給村支書段德堯,讓他幫助更加困難的人。

      扶貧隊員上門問他需要些什么。

      他回答,需要一副象棋和一個畫著棋盤的小桌子。

      原來,他看到圖書館象棋不夠用。收到禮物自個兒享受三天后,他就把象棋和桌子捐給了圖書館。

      村里建老年活動中心,占了一點顏發生家的地,村里要給他補貼,他竟然不收。他可以享受搬遷優惠政策,可他不愿搬,理由是:要艱苦奮斗,還可以住。

      在扶貧隊的幫助下,顏發生前不久搬進了安置房,脫了貧。

      顏發生是圖書館的固定讀者,他說比起書里的好人來,自己差遠了。

      他在筆者的留言本上寫道:“人,不怕窮,就怕人心不善。”

      誠信與善良,這是圖書館潛移默化帶給村民的理念。

      村民李一蘇的舅舅段德華是圖書管理員,他教導她做一個有愛心的人。李一蘇伺候癱瘓丈夫已16年,被評為豪山村“最美妻子”。

      段青容,參與圖書館舉辦的拔河比賽,照顧癱瘓在床的婆婆20余年,被評為豪山村“最美媳婦”。

      羅祿嬌被評為豪山村“最美媽媽”……

      王華的爺爺段祖君是圖書館管理員。從小他就到圖書館找爺爺借書。后來上了大學,畢業后回到豪山村做大學生村官。2014年到永樂江鎮高陂村做村官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借鑒豪山圖書館的方法,邀請6名村官一起創辦了大學生村官愛心書屋。

      他說:“圖書館像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,子子孫孫都在它的庇護之下,一種無形的向上的力量灑在村子每一個角落。”

      傳播科技,一直是圖書館創辦者工作的重點。段德然曾在建館3周年紀念詞中寫道:“我們要加強學習改變自己,讓科技知識在豪山開花結果,讓豪山早日脫貧改變……”

      1989年,豪山村支兩委以圖書館為教室,舉辦食用菌培訓班,培訓出110戶種菇大戶。不少學員去廣東大顯身手種蘑菇,賺了錢回來蓋新房,還帶動全村210多戶人家外出種菇。

      2017年,安仁縣農業局、安仁縣農廣校在豪山圖書館舉辦了農村實用技術培訓班。村民通過技術培訓,在郴州市審計局扶貧小組的幫助下,建成村級集體產業——爛泥垅養豬場,年出欄生豬2000頭。村里的皂雞垅養豬合作社、何萬志羊場、何立權茶場也辦得風生水起。

      村民李國光的兒子,患先天性心律不齊,到大醫院檢查、治療,花了不少錢,一直沒有根治。李國光自己在圖書館翻閱醫學書籍,竟找到偏方,對兒子的病大有益處。

      圖書館大廳有面讀者榮譽墻。北京大學:段友忠、張智鋒……

      到今年,豪山村的孩子考取普通本科高校的有290人。其中,北京大學3人,中國人民大學1人。

      考上中國人民大學的叫段書香。他是最年輕的圖書館創始人段迪德之子,段書香是在圖書館書籍的海洋里泡大的。

      金紫仙鎮黨委書記戴玲俐說:“習總書記強調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以中華文化發展繁榮為條件’,豪山圖書館就是我們鎮的一塊寶貝。豪山村和全鎮現在都已脫貧,我們還要繼續發揮鄉村圖書館在豐富村民精神文化生活、提高農民科學文化素質、推動移風易俗等方面的重要作用,全力推進鄉風文明建設,助力鄉村振興,把我們金紫仙鎮打造成為名副其實的縣域次中心。”

      600公里,這是張智鋒目前所在的公司與豪山圖書館的距離。

      張智鋒比圖書館誕生早3年,那個時代,學習資源匱乏,豪山村圖書館成了他接觸知識最重要的窗口。2000年他考入北京大學化學系,畢業后又拿到香港科技大學全額獎學金攻讀研究生。2012年,他在深圳參與創立了一家科技公司,擔任總經理。

      張智鋒給筆者發微信:“創業過程中,遇到過太多的困難和未知的問題,憑著小時候在豪山圖書館形成的學習習慣,不斷自我學習和向他人學習,我才有今天的進步。只要回到家鄉,我一定會去圖書館坐一坐,與管理員聊一聊。無論千里萬里,我的心永遠與圖書館零距離。”

      “是啊,希望所有的人跟智鋒想的一樣,愿與文明零距離!”——99歲的圖書館創辦人段純說。


    免責聲明:

    本網所有內容,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圖表等,均屬公益,轉載上述內容均需注明《孝德網》或原出處。?聯系電話:0712-2856409? 投稿郵箱:xg9961@163.com

    无遮挡裸体免费视频